您现在的位置: 海安角斜镇教办>> 教育人文>> 学生园地>> 正文内容

学生园地

廉 与 洁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7年03月21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坝港初中初二1  吴雯玉

     家门前有一条绿茵茵的小道。在几个绿叶儿还允着甘露的清晨,老人会骑着那辆锃锃发亮的老式自行车准时出现。卖豆腐嘞,卖豆腐嘞,他的叫卖声悠悠扬扬,像是唱戏人不紧不慢地在开嗓子,那是从远古穿越来的古朴厚重的声音,整条街都沉浸其中。

    "老爹爹,买三块豆腐。

    ”他大伯,两元钱的豆腐。

     ··· ···

    小街渐渐有了人气儿,阳光终于洒进树叶间的空隙。穿着睡衣的小妹儿,满脸胡渣的伯伯,织着毛线的大娘······他们开始在一片片绿影中穿梭。

    老人笑呵呵地下了车,掀开豆腐上还沾着水的有些发黄的白纱。豆腐的奶香也开始悠悠地四处游走,钻到你的鼻孔里,钻到树干的年轮里,钻到每一户农家不大的厨房里。木箱子里的豆腐方方正正,清清白白,像一个个白胖小子那样讨人欢喜。毫不夸张,若此时有一阵清风袭来,伴着沙沙地叶舞,你多么惊奇地会发现,那些白白亮亮的胖小子也在舞哩。

    村里人都说这些个豆腐都像是老人的孩子,正是老人的清清白白,质朴高洁才有了这些中看又中吃的豆腐。

    ”女娃娃,你多给了三块钱。老人用白布擦干了湿漉漉的手,缓缓伸过三个亮晶晶的硬币。

    女娃娃是村干部刚进社会的女儿,在公司担着不小的职位。谁知她闻声头也不回地走了,远远地,只感觉她那一头大波浪卷甩得空气也生疼。

    ”他大伯,这钱你就自个儿收着吧,她家哪儿缺这个钱啊。

    "是啊老爹爹,这三元还不如给您孙女儿多买个包子哩。

    “哎,都别说了行不。大爷,我还等着买豆腐呐。

     ··· ···老人无奈地收回了手,继续他不温不火的小买卖。

    约摸到了八九点的样子,这条街又冷清下来,老人趟着他的自行车在绿荫间摸索着,他当然要还那三元哩。

    “小林,这是伯伯的一点儿心意,你看以后能不能······”

    “咚咚门被敲响了,屋里那个提着礼包的男人露出不胜厌烦的神情,却殷勤地抢着屋子的主人开了门。

    开门一看,这不是刚刚卖豆腐的老大爷嘛,女娃娃,你刚刚多给了三块钱。老人用白布擦净了满是泥浆的手,缓缓伸过三个亮晶晶的硬币。"大爷,真是麻烦您了,这钱您就自个儿拿着吧,听村人们说您的生活并不如意。小林真有些不好意思,忙扶着老人进屋给他沏茶。那一头大波浪卷上别着的栀子花也散发着幽幽的清香。

    ”女娃娃,你当我骑这么远的车来是为了啥,不就是为了咱这颗磊磊落落,清清白白的心么。老人的脸憋得通红,将三枚硬币放在桌上便走了。但小林的脑海里却一直荡着他的身影。

    屋内,那个原先满脸笑容的男人早已不耐烦,他张着红得发紫的嘴唇,刚想说些什么,就听得一阵清清亮亮,不骄不躁的女声响起:王伯,您刚刚也看见了,那大爷生活清贫得很,比您儿子苦多了。今日我多给他三元,他都找上门来要还给我。现在,我作为晚辈,还未能为家乡出份力,又怎能坏了祖祖辈辈一直传下来的精神呢,您还是请回吧。

    ”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老人的豆腐虽得青睐,但依旧廉价,是百姓的家常菜;他虽出自社会底层,但却至始至终质朴高洁。他的豆腐是廉,而他是洁。豆腐与他,便是廉洁与中华,美德与中华!

 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下一篇:珍贵的杂志[ 03-21 ]